未时

产量不定,佛系写手

【喻王】《相儒与相忘》一发完结

《相儒与相忘》
#cp:喻王☆喻文州x王杰希   联盟双苏组
HE 1v1  ooc有,文笔渣
以上都ok?那么往下拉#
0.
        文州离开的那天,B市下了场雨。

        刚刚入夏,天气还不是很热,加上前几日的B市一直被乌云笼罩,即使是淋淋的小雨,也让人不觉加上了外套。

        王杰希紧了紧墨绿色的大衣,站在微草总部大楼门口,望向外面的雨。队里的柳非没有带伞,让女孩子淋雨终归是不好的,便把自己的伞顺手给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 习惯性地看向他们曾经约定好的“老地方”——那棵古树,可树下无人。是什么时候让自己养成的“坏习惯”,变得去依靠一个人,而那人总是记住自己每一个小细节,把自己照顾的无微不至。

——从今以后,还要重新去学着独自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 王杰希自嘲的牵了牵嘴角,想着是不是人老就容易多愁善感了,怕不是以后会让英杰他们笑话,即使自己知道他们不敢。

        终是做了决定,缓步走出大楼,墨绿色的身影逐渐隐匿在了朦胧的细雨中……

1.
        和喻文州真正确定关系,是在几年前的联盟旅游。

        方锐提议,苏沐橙响应,黄少天敲锣打鼓,夏休期旅游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。蓝雨和微草向来不合,碍着其他战队的面子,也就暂且“休战”,只是旅途比较吵闹了些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 对此,喻队和王队只是回应了彼此一个稳重而不失礼节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 王杰希脸上是疏远的笑,可是只有自己知道,每次面对蓝雨战队队长的时候,心里便像有只小猫咪在玩毛线球,明明很开心,却把自己搞得一团糟。活了二十几年的微草战队队长,把这种感觉定义为“喜欢”。

        最终的旅游地点定为B市,因为黄少天吵着要进宫看看以前皇帝老子是过着什么滋润生活。大家也很无奈,但面对剑圣大大的垃圾话,也只好妥协,一切随着他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一行人到达B市的时候,王队和他的队员们刚刚结束赛季总结,飞快的赶往机场,浩浩荡荡倒像是个“截机”的神秘组织。

        “王队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 这是喻文州见到王杰希说的第一句话,王杰希微微点头,回了句客套的话,充耳不闻自家队员与对方队员的互怼,顺手接过喻文州手上的行李箱,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向等待很久了的出租车。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有些微愣,片刻间又恢复了往日的神态,只是眉眼间多了一丝温柔,连忙追上前方绿色的身影…

        正值八月,从西北太平洋过境形成的锋面刚刚好推移到华北地区,接连几天的大雨瓢泼地洒在B市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 这场雨来得突然,一行人被困在太和殿的梁檐下。微草的各位从小生长在北方,没有带伞的习惯,而其他战队的队员,带伞的人也少得可怜。

        三个一组,两个一对,打着伞结着伴的走进雨里,身边的人越来越少,王杰希看着一旁掏出伞的景熙,刚思考着想要说些什么,却被一旁的人打断了思路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介不介意一起?”喻文州的笑衬着冰冷的雨多了一丝温度,暖进了王杰希的心里。一向思维迅速的杰希大大听了这话也不免一愣,下意识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 当深蓝格子的雨伞举过自己的头顶,王杰希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。脸上不自然的红晕转瞬即逝,常年的习惯让自己脱口而出的就是一句:“伞真难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凑活着吧,王队。”喻文州笑了,深蓝色的眸子里藏着千山万水,“王队,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一路无言。王杰希偷偷用余光看着身边的人,多希望这条路能永远的走下去。明明比自己还矮三厘米,又是个温柔的人,可是浑身上下却透露着自己没有的那种让人臣服气质,自己的眼光果然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 “王队,看够了吗?”喻文州转过头来笑笑,手中的伞调皮的晃了晃,被甩下来的雨点溅了王杰希半个左胳膊,“看完了没有什么话要说?”

       “我在想怎么告白。”王杰希打趣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 “真是个有意思的话题。”喻文州转过头来,“我是否有荣幸能知道对方是谁,说不定能给你提提宝贵意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不需要。”我喜欢你这件事情,怎么会让你知道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这样啊,王队,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喜欢一个人,他叫王杰希,我想和他在一起,就是不知道可否有这个荣幸。”喻文州看他无措的样子笑了笑,扣住他后脑吻上他唇瓣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是我的荣幸至极。”

2.
        在B市常住的人都知道,B市前几年有过一次特大暴雨,俗称721——B市人民的噩梦,听说那天被淹死的就几十个人,还不算当时因为天气出现的交通事故。

        7月21日那天,喻文州和王杰希正从隔壁H市回京,刚巧赶上了那场暴雨。

        还好高速路的地势偏高加上这地段排水功能好,雨水只淹没了半个车轮,但暴雨捶打着车前的挡风玻璃,发出如海涛般的敲击声,震得王杰希的脑袋有点发懵。

        雨轰然地下着,密密麻麻的看不见四周的车,眼前只能看见前面车子开着的两个大灯,红澄澄的车后灯如头白幕之中的鬼眼,唐突的盯着你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 王杰希不安地看了看驾驶位置上的喻文州,见他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,便放下了悬在心口的大石头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还有多久能进京?”王杰希调整了一下状态,用与平时无二的声音低声询问着司机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多了,还有五六公里吧。”喻文州微笑着回答,语气中的笃定让王杰希更加的心安,“王队先睡会吧,等到了我会叫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 后来,喻文州口中的五六公里,他们足足走了一个晚上。雨下了一夜,王杰希睡了一夜,喻文州开了一夜,在王杰希睡着的时候,他也错过了喻文州给他讲的一夜情话:

——“杰希,我很怕我们就困在这里回不去了。”
——“杰希,我们还有一辈子呢,千万不能在这里就结束了。”
——“杰希,如果我们能活着回去,就结婚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再后来,王杰希问喻文州当时为什么要骗他,还装作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,喻文州只是笑着问他,“如果我要是慌了的话,你还靠什么心安?”

        而后,喻文州最后的那句求婚,终究是带着他的温柔消逝在了王杰希的梦里,而王杰希也一直欠着喻文州的一句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爱你”这句话说出来很简单,而喻文州却从来没有对王杰希说过,或许彼此两人都懂,因为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,喻文州总是用自己最坚实的臂膀,为王杰希撑起一片港湾。

3.
        自从721过后,喻文州要求王杰希的手机24小时必须开机,如果出现什么情况一定要及时给他打电话,不管自己身子何处,是训练还是出差,就算是在比赛,也一定会赶过来陪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 对此王杰希很感动,也有点哭笑不得,何时自己的恋人变得如此敏感了。喻文州只是笑笑,告诉他自己不过是怕他出事,有些东西有些人,自己得到了就很害怕失去。

        王杰希笑他傻,喻文州就说已经只傻他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 王杰希只当他是在说笑,但也遵守着承诺,私人手机从早到晚只为喻文州开着,随时接受他不定期的骚扰。

       从B市到G市全程2125.2公里,开车要85560s,而两个人的心却是挨得那样的近,仿佛从未走远过。

        刘小别曾经跟自家队长打趣过,“队长你说,都说异地恋就是给对方盖个微草色的帽子,你真不怕喻队被哪个小妖精勾搭走了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相信他。”王杰希笑了笑说,“我昨天还计划着等我们退役以后就结婚,去瑞典也好美国也罢,只要跟他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大眼儿,联盟双苏真可怕,让你们的粉丝看见也不怕被笑话,明明表面上微草蓝雨打得那样凶,私底下跟个蜜糖似的。”叶修接了王杰希的话,一脸玩味的表情让王杰希看了想打他。

        可惜,王杰希在玩笑间的正经告白喻文州没有听见,叶修和刘小别也永远没有告诉喻文州过王杰希曾经说过那样的话,而喻文州也一直欠着王杰希一句回答。

       “我爱你”这句话说出来很简单,而王杰希却从来没有对喻文州说过,或许彼此两人都懂,因为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,王杰希总是用自己最静默的爱意,为喻文州架起腾飞的桥梁。

4.
        常言道,“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”

        可是我一直认为,爱一个人,陪伴他一生才是最真挚的无声告白。

        雨越下越大,王杰希躲在小诊所的屋檐下。刚刚接到了电话,柳非说自己已经安全到家,让队长放心。

        王杰希叹了口气,思索了很久,终于鼓起勇气拿起手机,敲打了一串已经熟记于心的电话号码:

——“喻文州,我觉得我们好可以再抢救一下。”

评论(5)

热度(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