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时

产量不定,佛系写手

【尤勇】落幕之时

₍˄·͈༝·͈˄₎◞ ̑̑ෆ⃛

幸一—我大概也是个过气写手了:

.写个刀子,以及感谢陪我改文地小天使! @未时
.被排版搞到没脾气
.ooc属于我勇利属于尤里      
.感谢观看
.顺便文里那个我希望你幸福的梗取自 @bayoo 太太,已授权!
. @未时 说要写个长评已授权! 


  我最开始真的是万分看不惯勇利。 明明有着天分却因为情绪浪费自己的才华。         
  但就算如此,他的表演却依然扣人心弦。   
  我开始对他产生了兴趣。   
  不仅开始关注起了比赛,也会不小心的翻他的博客,真的只是不小心!   
  在他一次输了之后,我跟着他进了厕所。【这绝对不是尾随!】   
  一进去就能听见他断断续续的哭声,令人心生厌烦。   
  我直接把门踹开。   
  他用充满眼泪的眼睛看着我,显然是吓到了。   
  “喂,明年我就要上升到成年组了。一个赛场不需要两个Yuri。没有才能的家伙给我早点引退。BAKA!”   其实本来是想安慰他的,奈何我实在是做不惯这种事,把话说的和挑衅一样。
  没想到他居然直接跑了,真是软弱的行为!   
  但我当时也没想到他会被我这句话影响到直接回了长谷津,我想我大概是起了一个导火线的作用。   
  这之后又因为维克托的关系,我也在长谷津呆了短暂的一段时间。   
  结果因缘际会的和勇利来了场比赛,但最让我想不到的是,我还输了。   
  无法接受!   
  我居然输给了一个小猪!   
  这大概是我第一个认定的对手,因为他,我的斗志被更加点燃了。   
  不出我所料,他的确重回赛场了。   
  但因为之前的原因,他要先进行日本大赛才能参加GPF,而且他第一次也是参加中国大赛,除非他在大赛胜出,才能与我碰面。   
  我本来不相信他能胜出,但内心却隐隐有一丝期待。   
  当然我绝对是不会承认的!   没想到他真的就这么一路赢下来了。   
  每当他和维克托站在一起,看起来真是让人万分不爽。  
  本来在他表演时我是想为他加油的,JJ的出现让我停下了动作。   
  轮到我上场时他倒是在为我加油。 
  “尤里奥,加油!”
  他大喊着。   
  你是笨蛋吗?   
  就算不说我也会这样的。   
  但当表演结束时,我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突然哭出来。   
  别人只当我是因为胜利而喜悦的泪水。   
  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的表演也有着想让勇利留下来的意味。  
  我以为只要我拿了冠军,他就不会离开。   
  我跟个傻瓜一样的自以为是。   
  这怎么可能呢?   
  我固然可以拖慢他离开的脚步,但也不过是一瞬罢了。 
  谁都无法阻止时间的流逝。   
  时间,真是个卑鄙的小偷。
  
  我看着尤里在比赛场上哭出来,真的是有些不解。   
  然后我擅自将它理解为喜悦的泪水。   
  在以微小的分数只差输了比赛之后,我选择留在了赛场,而维克托在这之前也选择重返赛场。  
  我心里明白这将是我职业生涯的末端。   
  早该明白了。   
  看着尤里,看着小南他们,就能够真切的感到,自己的年纪已经不小了的事实。   
  对于社会来说也许不大,但在这个赛场上,却不是那么回事。   
  不是每个人都能和维克托一样的。   
  我终究也只是个普通人。  
  在一年之后,我终于打败了尤里,拿到了冠军。   
  然后我选择了退役。  
  同时抛下了一切,包括维克托和尤里。      
  
  距离勇利退役已经过去了一年了,在他退役后维克托也选择了退役,到现在都不知所踪。   
  我当时看着他退役的报告时心里满是不可置信,但同时心里却又有着一种啊,果然如此的感觉。   
  我总觉得我要找他要个答案,见他一面。   
  可能又要让雅科夫抓狂了。我打开手机,订机票时想到。   
  再次拉着行李箱,走在长谷津的街道上,早已没有当时那般陌生。   我先是到了胜生家,勇利的家人看到我都是热情的招待【尤其是他姐姐】,我询问勇利在哪时,勇利妈妈告诉我他去冰场了。   
  我在勇利的房间放下行李箱【她母亲允许的】,然后跑到了冰场。   
  看到优子,优子跟我打了声招呼之后问我是不是来找勇利。   
  我应了声。  
  她很直接的放我进去了。   
  唔,这种行为很值得赞赏。   
  她家的三胞胎姐妹正站在冰场上,进行着勇利老师的教习。   
  胜生勇利,退役后选择当教练,目前主要的学生就是这三胞胎,偶尔会去客串一下那个叫南健次郎的教练。   
  “猪排饭在哪?”我很直接的问。   
  “勇利去换衣服了!”三个孩子同时说道。   
  “诶?尤里?”身后传来勇利的声音。   
  我的内心在不知名的角落悄悄的欢喜了起来。     
  
  
  我打从心里觉得俄,罗,斯人长得真是快,不过分别了一年多的时间,尤里已经长得比我还高了。   
  我看他的角度也从俯视转为了仰视。   
  在我出声之后,尤里应了声作为回答。   
  我想他大概也是来问我为什么退役的。   
  毕竟已经有无数人问过我这个问题了。   
  其实退役哪有什么理由,时候到了,心愿也了了,顺理成章。   
  “问我为什么退役的话就不用说了。”我说。   
  “退役就是退役,没有什么理由。”我对每个人的回答都是如此。   
  至于事实是不是这样?我自己也弄不清。      
  
  我只觉得很烦躁,尽管这股烦躁来的莫名其妙。   
  他说如果问他为什么退役的话,就不用问了。   
  我只看着他一言不发。  
  来之前似乎有很多想问的,看到他之后,就什么问题都想不起来了。   
  看到他,似乎就安心了。      
  尤里罕见的少语,在这次到日本的时。   
  一年的时间足够有这么大的改变吗?   
  或许吧。  
  我跟孩子们告别之后,将尤里带回了家,才知道他已经提前到我家和他们报道了。   
  “那今天晚上就留宿在这吧。”我对尤里说。   
  “不然呢,你还想赶我出去?!”尤里说。   
  有点像个炸毛的猫咪。   
  “当然不是。”我笑着说。   
  我觉得我笑的看起来很开心。
        
  然后当晚我就睡在勇利的房间了。   
  “我觉得尤里你变了好多。”睡觉前他用一种感叹的语气说。   
  “你指哪个方面?”我问。   
  “哪个都有吧。”他说。   
  “可能吧。晚安。”我敷衍了一句。   
  “哦,晚安。”他回答。   
  变了很多吗,大概吧   
  性格的确比原来稍稍温和了些许。身体也逐渐发育完成了。   
  连心也逐渐变了。   
  可惜他不知道。   
  这不是什么好现象,我心里清清楚楚。   
  我闭上了眼睛,不愿深想。      
  没想到尤里第二天就告辞了。   
  我本以为他要留下好几天的。   
  “一路走好。”我对他讲。   心底却有一种失落感。   
  不知从何而来。   
  我直觉这不是什么好现象。   
  我甚至感觉到了一些东西的结束。   
  永不完结的故事才是最吸引人的,但怎么可能有永不完结的故事呢,不过是或早或晚罢了。   
  该结束了,这个本身就未连载过故事。     
  
  结果回来一个月之后,我就听到勇利订婚了,和一个我不认识的女孩子。   
  而后过了好几年,我没有联系勇利,勇利也没有联系我。   
  这是一种刻意的遗忘。   
  心照不宣。   
  我能理解他的做法,这于他于我,在某种意义上,都有好处。   
  当年一个念想便跑去日本的冲动早已不在,但对于这件往事我也并不后悔。   
  我内心的躁动也早已平息,仅仅留下了一丝无法忘却的痕迹   
  我当年对他的确是有那些旖旎的幻想,然后我想通了。   
  爱一个人不一定非要得到。我希望他幸福,比我幸福,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幸福,即使他的幸福我无法参与,他的笑容不会因我而展露。   
  这是我在无数个孤独的夜里,唯一能够得到的慰藉。   
  我本以为我要这样直到我能彻底忘却他。      
  
  季光虹和披集组织了一个聚会,不管是在役还是退役的选手都参加了,勇利和尤里自然也不例外。   
  尤里也终于看见了勇利的女友,那是个金发碧眼的美人,不近看的话和尤里还有些相似。   
  尤里却依然孑然一身。  
  两人隔着人群远远望了对方一眼,再无下文。   
  尤里想起自己有次无意间看到米拉看的那些言情小说。那是一个中国女选手寄来的。   
  他看到了一句话,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   
  现在想想真是有点讽刺。   
  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 但既然曾经期许相濡以沫,又如何相忘于江湖?   
  一切皆是虚妄。       

评论

热度(31)

  1. 未时幸一—高中坐牢中 转载了此文字
    ₍˄·͈༝·͈˄₎◞ ̑̑ෆ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