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时

产量不定,佛系写手

【尤勇‖文评】《当时已道是惘然》——对幸一太太的文评

首先感谢幸一太太的授权,爪机无力
原文链接见评论
《落幕之时》
@幸一—我大概也是个过气写手了
原文‖幸一         文评‖未时

      每个人都会有青春,年少时喜欢的那个他或她,你还记得吗?那时我们以为错过的只是一个人罢了,其实,错过的是青春,一转身便是一辈子..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       很多人都喜欢一句话,“当时已道是惘然”。
       这首诗句深情,又苍凉。遗憾固然背负着命运的沉重,可是“遗憾”又羁绊了我们对“曾经”的追忆。
       用在这里刚刚好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尤里的初恋是勇利,然而勇利给尤里的没有刻骨铭心的爱情,只有邂逅时的一段记忆。那个玻璃心的少年让这只不羁的小猫初见时的惊动。
       幸一对结局,在这里已经深深的埋下了第一个伏笔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是脆弱的玫瑰,一个是伤人的尖刺藤蔓,性格的不合,注定他们背道而驰。
        玫瑰为带刺的藤蔓盛开过,凋零后就再无交集,倘若死死纠缠,只会两败俱伤。
        幸一全文贯通独白的手法,角色的转换,将两个从最初的年少懵懂到最后的饱经沧桑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        最初15岁的少年,对于勇利就是那种青涩的,纯粹的,不带一丝其他杂质的喜欢,我们姑且称之为初恋。
        即使是青春狂妄,骄傲自我,15岁的他依然是个孩子,带着傻傻的天真,还有一种长大后便失去的勇气。他的喜欢不带着虚情假意,他只渴望能触碰到爱人转瞬即逝的真心,哪怕明知是错过。
        尤里对曾经的追忆与感情是无憾的,纵然认为青春的自己为爱情干过一些傻事:为爱人在赛场上哭泣,为爱人夺取金牌只为让他在赛场上停留,为爱人一人独自踏上异国他乡...
       这些带着青春傻气的经历,我们何尝没有遇到过,年少时为一段不可能的人倾尽所有,到最后却孑然一身。
       尤里没有后悔,我们也没有...
       尤里成长后丢掉了最初的勇气,我们何尝不是呢?
       多年后的勇利对于尤里来说,就是记忆里最深的那个人,他给自己的已经不是爱情了,而是对年少的怀念,对此尤里是心存感激的。同时,勇利在他心底留下来的形象永远都是美好的,哪怕经过岁月的刻画变成尤里心目中的勇利,而不是勇利本身...
      幸一这篇文章最成功的地方,莫过于与读者产生共鸣,让人读后有一种“啊,这明明就是我啊”的错觉。

      太太的文里,勇利对于尤里的感情并不深(虽然我也很绝望啊,不过这个不深的感情确实是文章的点睛之笔)。
      勇利对尤里感情是平淡的,但是在今后的日子里,他记起尤里一辈子的原因其实是因为他自己,是曾经那个懦弱的自己没有勇气面对尤里的感情。
       他对尤里更多的是悔,还有对当时年轻自己性格懦弱的不满。
      长大后的他其实不是忘不了尤里,而是忘不了自己的差劲,他对尤里的亏欠让他对少年存在愧疚感。
      所以文章结尾,勇利找了一个替身去弥补对尤里的亏欠,来降低自己的罪恶感。
      他们对年少时的自己,对彼此,对感情,是不同的,而且是两个极端。
     所以他们彼此惦念一生。
     只差一步,是相思,而不是相爱,一字之差,就从糖变成刀子。
      幸一笔下的他们 ,再也不是两个角色,而是有血有肉的人,和我们一样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
      亲爱的,如果有来生,希望我们不在相遇,不在纠缠一生,一世安好,各自晴天...

【end】

后记:作者和幸一太太同是all勇太太群的肝文少女,她主写尤勇,我主写维勇,如果不是这篇文章,我们估计只有一句“晚好”之交,未时真的很喜欢这篇文章,把它推荐给大家,希望能喜欢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3)

热度(22)

  1. 幸一—高中坐牢中未时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当时也没想到可以挖出这么多东西【buni】未时对我赞赏看的我脸红心跳的【你滚】,写这个的初衷就是想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