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时

产量不定,佛系写手

【尤勇‖甜饼】隔壁309画室的尤里同学又在搞事情了(1)(两发完结)

♡cp:尤里×勇利
♡美术专业艺考生尤  画室专业教师勇
♡两发完结,这是第一发
♡坚持1V1 HE  小甜饼
♡年龄操纵:尤17→22 勇25→30
♡OOC属于我,尤里属于勇利
♡不喜误入

这篇文章又叫做《和专业课老师画会画儿谈会恋爱》,《艺考前你还这么搞事情》...

文中提到的(除人设,故事情节)外都为美术艺考生们的真实写照♡

(1)关于初遇
当清晨的第一抹阳光投进窗子,便是艺考生们起床的标志。

深夜的速写课结束了也就不到三个小时,这群与时间追赶的孩子们就不得以离开温暖的被窝,将一切投入到紧张而又疲乏的专业课练习之中去。

——唤醒他们的不是闹钟,而是梦想。

一天四张素描,两张色彩,深夜还要到火车站去画五湖四海形态各异的人们,美名曰“从人民中来,到人民中去”的速写速成训练,这样的的日子可不是那么容易吃消。

尤里·普利赛提,17岁,随处可见的高三理科美术生,正在为一年以后的艺考做集训,理想大学是央美。

而心怀大志的他,现在却略带憔悴的透过镜子看自己的帅脸,啧,黑眼圈又重了...

“尤里,你让我想起光虹特喜欢的一种萌萌的动物!”同寝的克里斯笑嘻嘻地拍了拍郁闷的尤里,然后拿起桌子上的小刀,开始认真地削笔,“对了,你手没事吧?”

“熊猫,我知道,求别吐槽。”尤里朝着克里斯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,“没啥事,就是昨天接热水的时候水壶炸了。

尤里晃了晃被白色绑带紧紧裹住的左手,一脸无所谓的样子。

“那还叫没事?”克里斯抬头看了看尤里快包成粽子的左手,一脸心疼,“可惜了这只白嫩嫩的小手…哎???尤里奥!君子动口不动手,有本事你别打我啊!”

尤里嫌弃的放开了落在克里斯肩上的右手,望了望其他两个空荡荡的床位,“色鬼,说正经,其他人呢?”

“啊,你不说我都忘了!老维昨天嘱咐过说今天要来一个新老师,要提前二十分钟到,光虹和披集昨天睡前提醒我了,我给忘了!完了完了,这回要迟到了!”

尤里愤怒地拉着克里斯,一个回旋踢将门踹开,飞速地冲出寝室…

清晨的走廊里阳光微微,一路跑来都伴着各个画室传来的刷刷笔声,尤里和克里斯轻门熟路地左拐右拐,不一会309画室的门牌就出现在两人的眸子里。

一个不太优雅地撞门,打断了黑发青年的自我介绍。

“老...老师...抱歉...我...我们起晚了...”克里斯被尤里搀扶着走进画室,对着正中央的黑发青年气喘吁吁地说道。

黑发青年迈着优雅的步子缓缓走来,十秒钟的路程在尤里眼中仿佛过了一个世纪。

尤里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,他不禁看呆了,就连放下高他一头半的克里斯都一时忘记,他看见那个青年冲他微笑,像个天使一般的扶过自己,温柔的声音从他口中溢出,“没关系,我是你们新的专业课老师,我叫胜生勇利。”

“老师,您好!”克里斯欠抽的语调打断了尤里的思绪,“我是克里斯托夫·贾科梅蒂!这个小黄毛是尤里·普利赛提,您可以叫他尤里奥。”

“噗嗤。”黑发青年被克里斯不正经的语调逗笑,揉了揉面前刚到自己下巴的金发少年,“好了快去准备吧,完不成专业任务你们就死定了。”

“对了!”勇利拉住正往画架方向走的金发少年,“你的手没事吧?把笔给我,我帮你削。”

呆愣了二三秒才反应过来的尤里看了看空空的左手,该死,自己就这么毫无意识的把笔给了他。

自己的东西!谁都不能动!即使是长得好看的胜生老师也不行!尤里内心焦躁,烦闷的向前望去:

黑色的短发柔顺的贴在鬓角,随着削笔的手轻轻抖动,不算高但比例匀称的身体留下一个简单的背影,像从古典画中走出的伊人那样美得让人挪不开眼睛。

时间仿佛为美景在此停留,一切都化为虚幻,只有这个阳光照射下的背影,给17岁的尤里埋下一个名为“心动”的种子。

多少年后,不管尤里心情有多么失落,生活有多么曲折,只要想起那个繁忙清晨中的背影,都会勾起嘴角暗笑。

而现在的他只会想着:

——啧,左手动不了也不是很糟糕。看在他这么可爱的份上,就原谅这只蠢猪好了。

(2)关于排调子①
尤里最怕空气中突然的尴尬。

金发少年正襟危坐在折叠椅上,外表假装严肃,然而身后已经在嗖嗖的冒着冷汗。他的专业课老师——胜生勇利,皱着眉站在他身后,盯着他的画板一脸微妙。

胜生勇利,25岁,美术专业课老师,央美研究生毕业,平时性格温和,而对于画画不认真的学生却出奇的严厉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尤里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浸湿,他小心翼翼地用余光瞥向胜生老师,黑发青年的眉头不减,反而更深了。

大约又过了十多分钟,在尤里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,勇利听不出温火的声音才在后面悠悠响起,“尤里,维克托前辈就这么教你的吗?”

红褐色的眸子扫过尤里的脸,明明紧张的小猫咪却傲娇的翘着“尾巴”(管他有没有,勇利觉得有就是有!)笔直地坐在折叠椅上,竟然有点可爱。勇利不禁勾了勾嘴角,心想着维克托这种性格的人竟然能教出这样的人,未免有点不可思议。维克托是谁?那可是个全人民都通缉的老流氓,这只小猫却出奇的像个小天使。

勇利调整好面部表情,摆好“严师”的样子,这种严肃的神态差点把自己逗笑,勇利暗恼,果然自己不适合当老师啊。

“起来。”勇利拿过尤里手中的笔顺势坐在了尤里刚刚起身的椅子上,眸子扫过笔端,然后无奈地放进铅笔盒里并从中拿出另一只,“说多少次了,画调子至少是2B型号,你拿个2H都快把纸给画起毛了!我重新教你一次,好好看看。”

“手执笔的中后部,手腕用力,笔尖和纸面要有一定的角度,不可以用笔尖画,那样会破坏纸的纹理...”勇利拿着铅笔在纸上轻扫,修长而又白皙的手像是在纸上跳着芭蕾,优雅得过分。用笔的力度刚刚好,从而使笔与纸的接触奏出悦耳的“刷刷”声。

微风从窗外飘进画室,打着旋,带了几分纸张的墨香,拂过谁的黑发轻轻扬起,又拂过谁的心,深入骨髓...

黑发青年唇角带笑,将笔递给呆愣的金发少年,“尤里,这个排调子的方法听懂了吗?”

“如果听懂了,就一直排到我满意为止。”

...

微风带走了黑发青年,也带走了尤里的心,只留下一句空灵的话语回荡在画室上空。

十二月的少年,在隆冬中一坐就是三小时,排着调子的手尽管被冻得通红,但是却面上带笑,不知被谁温暖了初恋的心。

(3)关于吃醋
尤里最近挺郁闷的,他的专业课老师太受欢迎了,以至于他每天都感觉心里特别扭。

不信你看,这又有一伙不知道从哪个画室蹦哒出的女生围着他一脸绯红的老师。那只蠢猪,跟陌生人说话多了就脸红的毛病可得好好改改。

说是来309学习,可是我家老师连你们叫啥都不知道,哪门子来的学习。而且,其他画室的老师都是吃干饭的?

尤里越想越来气,而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啥这么生气,也许是因为勇利太受欢迎了没时间给自己改画?

好像不全是。

尤里抓了抓金黄色的头发,拿着笔刷②的手一颤,红色的颜料直挺挺地跑出了它原有的区域。

啧,真该死!心情好烦躁!

尤里一脸怒气的拽过女生堆里的老师,恶狠狠地,有理没理地乱吼:“猪!我还有三个月就考试了,你还有时间在这里调情?!”

勇利被吼的不免有些呆愣,他一脸不解地看了看自己的学生,“这些姑娘有些绘画上的问题...维克托在隔壁...你可以...”

“不要,我就要你!”
“可是...”
“没什么可是的!”

一路拉着自己的老师跑向画架,一股脑儿的强行把他按在折叠椅上,气鼓鼓地将刷笔塞进勇利的手里,站在一旁不说话。

“尤里奥进步很大哦。”勇利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和刚认识时候的那个连调子都排不好的人可真是截然不同。”

刷笔沾满了湖蓝,将多出的红色均匀掩盖住,几笔柠檬黄点点勾缀...整个画面顿时饱满起来。

男人认真的时候果然都很帅。

尤里偷偷地看着面前男人为自己改画时认真的情态,突然从心底最深处爆发出一种强烈的渴望——这个男人,必须是我的!

小小的少年,在心中默默下了一个大大的决心。

这将是他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决定。

(4)关于告白
一月是个多情的季节,它会让雪花化成冬日的精灵,旋转跳跃,然后落在你的手心里,生命随之永恒。

外面已经被白雪覆盖,淡淡的一层即使不是很冷,但画室的供暖很差,学生们的手不得已冻成一个个的红芋头。

一月真的是一个多情的季节。

勇利老师被维克托老师叫了出去。就按维克托平时看勇利的那个眼神儿,傻子都能看出会发生什么事。

画室里骚动了,大家你一句我一句,叽叽喳喳,话题统统离不开全校最受欢迎的两位专业老师。

尤里也很烦躁,这可比上次勇利被女生围攻的烦躁加了不止一个等级。

经过几个星期的思索,他已经明确了自己的心意,维克托这样猝不及防的告白,让尤里慌了阵脚。

在他反应过来自己应该去公平竞争,去努力争取的时候,他猛地站起身,一个漂亮的回旋踢,画室的劣质门发出惨不忍睹的“吱吱”声,“嘭”的一下坠落在地上。

巨大的声音惊扰了屋外维克托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浪漫气氛。

“wow,amazing!”维克托面露不惊,“勇利看到没有,这不愧是我当初最得意的学生!”

呸,尤里不禁在心中朝这个老流氓暗暗鄙视,这个秃子就教过自己一个星期,哪门子来的最得意。

“我刚刚说的事情,勇利一定要考虑一下哦( • ̀♡•́ )✧”

黑发青年低着的头轻轻点了点,脸色有不自然的绯红。维克托转过身朝尤里走过来,刚刚的微笑顿时灰飞烟灭,他看着尤里的蓝眸暗了暗,透着危险的气息,很是复杂。

银发男人与金发少年擦肩而过,蓝绿双眸的撞击,擦出一抹火花又很快消失,隐没在白色的世界里。

尤里快步走到勇利的身边,在黑发青年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左手猛地拍在他身后的墙上,右手也随之强硬地掰过他的下巴被迫使两人的目光交汇。

勇利挣扎无果,也就放弃了抵抗,“尤里同学,你在对你的老师做些什么?!”

“老师!”金黄色的小脑袋深深埋进勇利的胸前,“勇利,我喜欢你...”

我喜欢你这件小事,我控制不住的想让你知道。

尤里感觉到怀里的人在轻轻颤抖,他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,将脸在男人毛衣上又埋了埋,深吸了几口男人身上特有的薄荷香。

他眷恋这个冬日里的怀抱,他知道如果自己放开了,那很有可能就是一辈子。

想多持续一会,再多持续一会...然后用很长很长的时间来回忆现在的感觉,回忆这个人。

在尤里看不见的地方,黑发青年想搂紧这只小猫的手抬起又放下,红褐色的眼睛里尽是快要溢出的温柔。

他最终选择拍了拍少年的肩膀,莞尔,只留下一句“还有高考”。

所以自己是被拒绝了啊...

少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他推开了老师,向远方跑去。

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,一滴一滴打落在跑过的地板上...

距艺考还有45天,距高考还有96天。

未完待续...

①排调子:素描之中给结构图用等距的直线画出结构图的明暗变化。大概就是通过暗面明面用不同深浅的铅笔表现出来,也可以理解为上色(直白)

♡后话

这篇文章有许多梗都是来自未时平时所待的画室。像文章说到的一天多少多少张稿子都是真的,火车站的深夜速写也是美术专业生的必修课(因为那里的人形态都不一样)。作者也曾经因为排调子老师不满意,削铅笔不好看被老师罚过排一下午调子,削一下午的笔2333

最近是所有专业生们艺考季,不管是什么专业,都希望大家能够考上理想的大学,干巴爹!!!

如果看到这篇文章的大家在路上捡到一张准考证,请一定一定要归还,艺考生们都是独自一人全国各地的跑,这不是高考,却和高考一样重要♡

爱大家每一天,还有一半我会尽快发表

qwq元宵节嗨皮









评论(7)

热度(81)